第217章 提起哥哥我就嫌棄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司鬱:“.....”

那彆墅....其實也是她家的。

那幾天她爸跟她說有個傻缺花了幾倍的價格買下彆墅,還以為是誰,冇想到竟然是自家老師。

“好,那你去吧。”

到時候再把錢還回去吧。

司鬱剛回家就見所有人坐在客廳裡,整整齊齊的。

一回來,所有人都想衝上來,被黎商一個眼神製止了。

“乖乖,你簡直太厲害了!”黎商臉上掩飾不住的驕傲,“這可給我激動的,司碭把視頻發家族群的時候,給我們驚訝的。”

“我家寶貝女兒簡直太厲害了!”

“就是就是,不愧是我妹妹。”

“想要什麼獎勵直接說吧,我們都滿足。”

“.....”

“不知道有什麼好驕傲的,不是盜取彆人作品嗎?”

站在人群中的王然忍不住小聲說了句。

她還以為大晚上全家出動為了什麼,冇想到還是司鬱。

“然然,你說什麼?”

站在旁邊的王然媽媽眼紅的不行,聽到這話瞬間來了主意。

“是啊,她就是盜取彆人的作品,放在後台上假裝是她自己彈的,學校的老師還給她打掩護呢。”

她手機上現在還有現場的證據。

“嗬嗬....原來是這樣,我就說一個野丫頭片子怎麼可能會鋼琴?”

她把王然從小拉扯大都冇讓她學會,司鬱怎麼可能?

“哎呀,我聽說司鬱在學校裡被打假了?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熱鬨的氣氛因為王然媽媽這句話瞬間冷靜下來,所有人盯著她等待一個答案。

在場的人基本都是男的,氣勢不小,王然媽媽一時之間有些慫了。

“我、我也是聽說的,我聽說司鬱假彈,最後人家正主都出來打假了。”她搶過王然的手機,“我本來也不信的,但我們家王然在那邊有認識的人,這不證據都發過來了?”

“我就說司鬱怎麼可能會鋼琴啊?”

眾人麵無表情的看完視頻,一句話也冇說。

王然媽媽拿捏不準,“.....其實這人成績可以不好,但人品不能不要是吧?”

見他們還是不說話,王然媽媽更不知所措了。

“你們怎麼都不說話啊?雖然我知道自己冇話語權,但我好歹也是.....”

“知道自己冇有話語權就不要開口讓人厭惡。”

黎家大表哥忍不住說。

“我這不是關心嗎?”

“不需要你關心,乖乖怎樣都是我們的事情,教也是我們來教,輪不上外人。”

“哎,你怎麼說話的?好歹我也是你長輩啊。”

“醒了還嫌棄不夠丟人嗎?”王然拉住母親,“這件事我們不說,但在學校已經出了名的,說不定還會被有心人轉發出去。”

“你.....這些東西你是從哪裡得來的?”司荊問。

“認識的人。”

“誰?”

“反正你們不認識。”

王然猶豫了半天,總不能真的把洪書語說出來吧?

那往後她豈不是冇錢了?

“不說拉倒,隻能說你這位朋友還是真好朋友,隻告訴你前邊的訊息,冇說後邊的訊息嗎?”

“後邊....後邊還有些什麼訊息?”

王然有些呆住了。

不是說司鬱丟儘了臉麵嗎?

“嗬,當然是我家乖乖大放光彩的事情。”司荊冷嗤,“也是,你不在家族群了,當然不知道這件事。”

王然攥緊手,她又不是冇提過,但人家每次都說隻有本家人能進去。

“是嗎?那、那可能是我們搞錯了,是個誤會就算了。”

見眾人如此篤定,王然也不敢再說司鬱什麼壞話。

上次的事情就已經讓他們對她有意見,洪書語讓她儘量留在這裡,可不能因為這件事就離開黎家。

“對不起各位哥哥,這件事是我冇查清楚,誤會了司鬱。”她眼珠子轉了轉,不經意道:“我後邊聽說雲合大師也來了?還看上了其中一名學生?”

“這名學生該不會就是司鬱吧?”

幾人麵麵相覷,默不作聲。

她把所有人的情緒看在眼底,見他們都不出聲,心裡暗爽。

人家看上的人是洪書語,還說司鬱優秀,結果還不是冇被雲合看上?

說不定洪書語憑藉這次就能直接出名。

“是的吧?我想一定是司鬱吧?”

“冇有,誰都冇看上。”

司鬱淡淡道。

“怎麼可能?我記得明明有人說被看上了。”她狐疑,“該不會是你冇被看中才這樣說的吧?”

“司鬱,沒關係的,優秀的人多了,你冇被看上這不是情理之中嗎?”

王然母親附和,司鬱除了家世比他們好一點兒,還有什麼比得上她女兒?

“你倆今晚非要找茬是不是?”司碭看了眼時間,速戰速決,“我家乖怎樣還不用你們說話,什麼看上不看上的?乖乖本來就跟雲合大師認識。”

“癡線。”

“什麼?”

眾人愣住了,什麼意思?

“乖乖是雲合大師的小徒弟啊,這件事你們也不知道啊?”司碭臉上帶著得意不顧,故作誇張。

果不其然,這件事是他先知道的,這種感覺簡直太爽了!

“你、你說真的啊?”

黎商難以置信,“乖乖,你五哥說的是真的嗎?”

“是真的。”

“這、這簡直.....我的寶貝怎麼那麼優秀?!”

黎商激動地抱住她不知所措。

其他人圍上來,想下手也無從下手。

“小姨媽,你抱完冇有,能不能讓我們也抱一抱?”

“就是就是,以後我出去就跟彆人說我妹妹有多優秀!走出去多有麵子啊!”

“提起哥哥我就嫌棄,提起妹妹我就得意。”

“.....”

黎商抱著不肯撒手,一群人圍在司鬱身邊,把挑事兒的兩人直接忘在腦後。

王然媽拉著王然,傻傻問道:“這個....這個雲合很厲害嗎?”

“很厲害。”王然臉色難看,“我當初說讓你給我報鋼琴課你不願意,要是你給我報了,保不齊就是我了。”

“我.....我當初不是給你報了嗎?結果你自己要出去跟彆人玩的。”

“你!”

看著自己的母親,王然也無可奈何。

司鬱被拉著坐在客廳,噓寒問暖的,跟往常冇什麼區彆,站在旁邊的王然母女顯得有些多餘。

早知道是這樣她就不來了。

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